第十八章 再见(1/2)

在巨大的群众压力下,各国警方开始全力去寻找失踪的能力者,连带着不少的人口贩卖,偷渡组织也遭了殃。

而在另一方面,全世界的灵河在这几天每天都能“洗礼”出数十万的能力者,能力者的群体在迅速扩大。

只是庞大的数量弥补不了空虚的质量,除去极少数像瞬移、诅咒、隐身这样在刚有能力就有相当战斗力的能力以外,绝大多数刚诞生的能力者所拥有的能力不过都是些戏法。

火焰系的能力者发出的小火苗,连炒菜的炉子都不如,而放电能力的输出也就跟干电池差不多,冰系的用来做雪糕倒是很方便。

所有人都不过是获得了几天的能力,还没来得及熟悉能力,更别说摸索出强化能力的方法了。钱和权依然是通行世界的道理。

强者为尊的观念建立终究是要在强者足够强的前提上......倘若强者只能一个打三四个普通人,那就没强者什么事了。

从白墨回酒店那天算起,足足再过了一个多星期,终日流淌不停的灵河才慢慢变细,到最后变得跟小溪没多大区别,随便一个人都能轻松地走到源头,但此时的灵河已经不能再给普通人诱导出能力了。

一个多星期里,前后有超过10亿人次排队走进过各条灵河进行“试炼”,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。

而在这十亿人里,产生了一千两百万能力者,其中包含了世界各地近100万的由各国政府派遣进去的正式军人,不明气体华国最终也给出了他们通过的官方名字——灵气,这次事件也被称之为“灵河之秋”。

在一周前就已经醒过来的白墨,这几天为免麻烦一直都呆在酒店里上网,因为之前高阶能力者在夏威夷的现身,许多势力都增加了在夏威夷的调查人员。

通过各种媒体,他细心地留意着全世界关于能力者的新闻,以及一些论坛上关于能力者的有营养的讨论,同时也开始一项项地测试自己的新能力。

经过测试,现在神念的感知范围已经有接近四百米的半径,再远就开始很模糊,感知精度与之前没有多少改变,依然是可以大概感知到细胞内部的运作。

念力的有效作用范围大概则是二十米,在二十米半径范围内,越靠近自己可控制的念力的量跟精度就越高。

在二十米处估计只能拿起一个鸡蛋,但在身边两米的地方则可以扛起一辆两吨重的小车。

精度也是类似,在两米内他可以用念力控制着笔写字,但是到了十米开外基本就只能将笔拿过来,扔回去了。

接下来,白墨开始对自己身体进行内视。

在神念感知下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之前一天的高浓度灵潮冲刷下,吸能皮肤再度进化,已经与消化系统再度融合整合,变成了唯一的能量摄入——加工成灵能的系统。

现在的他,东西吃下去以后,直接就会被吸能系统以最快的速度攫取掉其中的有用物质。

灵潮炼体一整天的效果还不止于此,他的心脏已经几乎完全灵能化——心脏在神念视觉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光球,变成了吸能系统的灵能储存中心,同时像小太阳一样将灵能辐射到身体的每个角落,而原本与心脏相连的血管也因此开始灵能化的过程。

在酒店里一直窝到灵河变成灵溪以后,白墨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回国。

“年轻人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头等舱的候机室里,他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你好。”看着这出现在头等舱的一老一少外加两个保镖,白墨随意地打了一个招呼。

“有兴趣加入我们吗?”突如其来地,老人没有任何婉转的话,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邀请。

白墨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面对这样一个陌生人的邀请,哪怕这个老人看起来很有背景。

“对了,我叫华泰山.”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作自我介绍,补充了这么一句。

“白墨。”

“还有一点时间才上机,我们来比划比划?”

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对方,一个刚认识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,突然就要找自己打架,怎么看都不对劲,要不是这里已经是头等舱的候机室,白墨连喊保安的心都有了。

遇上这样一个有财有势,见面就想战斗的怪人,他也感觉很无奈,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个普通学生……

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……”白墨虽然拥有相当强的力量,但对无缘无故的战斗实在是没兴趣,他不是那种酷爱战斗的武痴,更像是一个专注于自身的苦修士。

华泰山似乎并没有考虑对方的意见,在做完礼节上的通知后,直接就在候机室里发动了攻势。

这班机的头等舱里正好只有他们两批人,也让他更加的无所顾忌。

意识到那个老头子是玩真的以后,白墨也只能招架下去。

华泰山的
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