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飞虫沐浴(1/2)

    马上有士兵出来带人去那灯下。

    没有轮到的新兵,便坐在操场的地上休息。

    很快,刚刚台上发生的事又在二十盏灯下发生了。结果就是,那些人最多的加了两的小时。

    这还是小事,脸上挨了打,鼻子血流了出来,结果导致飞虫喜血向鼻子钻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的新兵感到害怕时,曹宁却笑了。

    野狼特战队的新兵训练,在前世,他经历过了一次。记得那时候,自己曾经吓得尿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你想一想,一张脸上,被虫子包裹着,不能打,只能享受的情景,谁经历谁发疯。

    但是,经受住了这个考验的人,人生就不同。

    记得在四一年,曹宁执行一个任务,是潜伏在蜂窝中,不能打蜂,只能硬扛。

    但是,曹宁挺住了,并且在那地潜伏了六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还感谢新兵队给了他的经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飞虫沐浴,对于曹宁来说,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曹宁这边没问题,但是那边的文朱在喊道:“槽子,我肯定受不了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受不了就会加时,天天加下去。到时肯定受不了。”同曹宁一起来的那个爱野花的刘芒担心道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个叫扬伟的正在向鼻子里塞棉花球。

    曹宁拍掉了他手上的棉花球:“阳痿。你这招没用。老兵会检查的,到时依然会给你打出来。”

    文朱也准备塞棉花球,一听,松了手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7班的几个人都看向了曹宁。

    曹宁也没办法:“只得硬杠了。”

    文朱哭了:“可我杠不住呀。到时我肯定会哭,会跑,会拍。”

    曹宁冷笑道:“那最后就会你被拍,拍出鼻血来,拍出口中血出来,说不定耳朵也会拍出血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槽子,一定要救我,我不想挨打。”文朱哀求道。

    曹宁想到了前世的许多人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对呀,塞鼻子、塞耳朵不行、但是捆绑身子是允许的。这应该是能控制情绪的办法。

    我不需要用,但是文朱他们能用啊。

    于是,曹宁指着台上的人说:“与其被人打,被人绑,被人塞臭袜子,不如我们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杨伟:“对呀!这样我们就少挨了一次打。不挨打鼻子就不会出血,没血了,那些飞虫就会去找血多的人去了。我们身边的飞虫就会少了。”

    刘芒连连点头:“槽子,等一下你绑了我。”

    文朱不甘地说:“虽说你这办法害已,但是,被绑住了,动不了,喊不出来,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后,文朱马上拿着两包烟去了老兵那里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文朱拿着四根绳子四条毛巾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轮到曹宁他们了。他们被安排在左边五号灯处。

    一到五号灯处,飞虫飞蛾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曹宁与杨伟快速地绑住了文朱与刘芒。用毛巾塞住了他们的口。将他们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之后,曹宁将杨伟也给绑上塞上

    看着他们那副上刑场的神态,曹宁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最后,就剩下曹宁了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人帮忙绑曹宁。就是有人帮也不行,曹宁可不愿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飞虫飞蛾爬上曹宁的头发里、眼上,耳朵边,爬进了他的衣服内,那种感觉就象虫子爬使自己的心上。

    痒啊!好痒!

    这个时候如果能死,曹宁宁愿去死。

    恨不得马上将这些东西给拍死。但是,看到了台边上李安投过来的目光,曹宁吓住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小爷我只能霸王硬上弓了。

    霸王硬上弓的味道很难受,好几次,曹宁的手不听使唤,想去拍飞虫。

    一拍就会加时半小时……不能拍啊。

    他娘的,为什么我的手能动。如果我的手不能动,那么是不是没有想拍死飞虫飞蛾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是在难受加难受的情绪中,曹宁终于挺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索性想象自己的手脚被绑了,想象自己的身上没有虫子,想象自己在洗澡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终于过去了。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在这两个小时中,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站在那里被虫子密密麻麻地包裹着的曹宁。

    就是李安,也在暗暗地点头。

    当老兵带着曹宁出来时,不禁也对曹宁伸出了大拇指:“兄弟!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文朱、杨伟、刘芒三人是被老兵给拧出来的。他们不声不吭(发不出声跑不了走不了)算合格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经受过了那虫咬的过程。虽说是被绑住了不能反抗,但是他们“享受”到了那种滋味。

    曹宁四人是百米冲刺的样子跑回宿舍,冲去了澡堂。

 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