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刘富贵(1/2)

    说完,刘富贵从队列中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新兵队长。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,是我。”

    刘富贵有些寡淡或者说没有生气的声音响起:“我是大日本樱花特攻队的人,奉命潜入野狼新兵队。”

    新兵队长点头,问刚刚向他汇报的新兵:“你看到了他开枪吗?”

    “报告!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枪呢?”

    “他开完枪后,便将手枪丢进了水库中。”新兵指了指水库说。

    很快,下水了几个人,将那手枪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新兵队长看向刘富贵:“老实交代,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刘富贵:“潜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冒险开枪杀人?”

    刘富贵无奈地说:“他不死,我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新兵队长:“这只是一方面,恐怕你也是死间吧。你的任务就是要保护你的上线或保护更重要的人,所以你宁愿暴露,也要开枪杀人。”

    刘富贵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交代,我可以向上级说,免你罪。给你一个出路。”

    刘富贵笑着说:“不用了!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原来他己经咬碎了毒牙。

    刘富贵在倒地前,看了一眼曹宁。那眼神在说,帮我将信带来……

    几个老兵正准备过来抓人,正好看到了刘富贵倒在地上,新兵队长伸手拦住身后的老兵……这种死间,就是为死准备的。

    野狼军团里自己站出来暴露的奸细,也并不是今天这第一例。

    水库的岸边,7班的人都愣神了,先是觉得荒唐,然后才各有思路起来。

    “强盗啊,你怎么会是日本人的奸细。”文朱扫了一圈在场那么多人,又看一眼就在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刘富贵,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是奸细。”

    文朱开口的同时,其余六个人就都把目光集中在那具死尸的脸上。

    死去的刘富贵的脸上,带着一种解脱的神情。也许他早就等待着这一天。

    刘芒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他差一点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强盗,就你这怂包,你清白什么奸细吗,你煎鱼还差不多……就你,还潜伏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记得的,是那个第一天晚上7班唯一在李安逼迫下认了废物的自己,回来后差一点自杀了。

    刘富贵陪了他一晚上,说了太多的话,让他从自卑与自责中回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要强一些,我都吓尿了。”刘富贵的这句话劝解了刘芒。

    对,那是一个日常也一直都有些唯唯诺诺,怯懦自卑的强盗哥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人,一个胆小鬼,会是奸细?

    曹宁马上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么懦弱没用的人,怎么可能敢一个人人去抢一间铺子呢?”

    曹宁的话,让大家想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给我们编的故事一点都不好……不过挺好笑,好笑的事情,总是能让人忽略很多东西。”文朱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以,7班最先离开的,是强盗哥。

    然后是杨白。

    杨白是一位有文化的人,可能也有些关系。在新兵训练还有十天结业的时候,他提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他的车子是乌鴉队的人。

    乌鸦队接人的车先到,杨白背了行李上车,在车窗口接住文朱抛来的苹果,比划着咬了一口……舍不得吃,笑着用手摩了摩,放进口袋。

    “分配后给我信,有机会我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车子开走的时候,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愿同乌鸦打交道。”刘芒说。

    他很迷信,乌鸦的嘴是灾难。

    剩下来的六个人就没有好运。因为刘富贵的事,他们都受到了牵连。

    新兵队的两个教官,重点审查7班的人。

    好在从水库回来,曹宁就看了刘富贵给自己留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玉,上面刻有一朵花。

    还有一封短信。短信上写的字不多。

    “请在厕所最右边的缝中拿信。”

    可能刘富贵写的急,所以他草草地写了这些,便偷偷递给了曹宁。

    如果想知道刘富贵有什么请求,就必须去厕所拿到那封藏起来的信。

    曹宁去了厕所几次,但是他发现有人在暗中监视他,是生面孔。

    也对,7班中,与刘富贵关系最好的人,非曹宁莫属。人家不怀疑他才怪。

    这信不能拿!

    一连六七天,7班的人除了训练就是被审查。

    曹宁的底给翻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就连洪涛与73小队的人也被讯问。

    不过,所有的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