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血战(1/2)

    那两个日本人的钱包,没有大洋,只有几张钞票。

    曹宁一眼认出来,那是日币。

    两个穷鬼,身上总共才有二十三元日币。

    将二十三日元收了起来,曹宁扛着狙击步枪下了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本人失去了狙击手的支持后,担心遭到中方的狙击手袭杀,所以,他们都疯了。不要命地冲向转角处。

    转角处的战斗,血腥无比。

    那个借烟抽的325小队战士眼睛通红,把烟头扔向日本人,然后左手拔刀……烟头没落地,他人已经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战士的右手负伤不能动作,无法辅助身体的平衡,左手刀似乎很差……重伤的身体,显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只两个回合,倭刀就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…草!”战士站在那,低头看了看,然后抬头看向日本人:“去你妈的。”

    笑骂的同时,他早就计算好了,已经提前挥出的左手刀,刚好斩落……

    “喀喇”大刀砍在在日本人的手腕上,砍开了一道伤口。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脖子与头部,手也是日本人的弱点。防护衣不能用到手上,那样握刀不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战士袭击得手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能杀了日本人,但是也伤了他持刀的手,减弱了日本人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这是战士早就预备好要做的,也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,唯一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要是砍到了日本人的脖子有多好啊!战士临死前想着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日本人疼痛咆哮着。

    战士的尸体被日本人甩向空中,高高的飞起来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刘萌看见了。在山上,远远地,曹宁也看到了!看见了那个死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日本人疼痛时,一个新兵队的老兵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冒着身后敌人追杀的风险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要杀了这个日本人!

    他做到了!他的刀,刚好砍在了那个日本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日本人的头,追随着那高飞的战士的尸体上了天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他!哈哈哈哈……”老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中止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的身后,追击的那个日本人手上的倭刀,刺进了老兵的背部,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班长。”上坡上,文朱在喊着。

    文朱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老兵,是对文朱最好的老兵。飞虫沫浴的绳子毛巾,介末还有偷喝的酒,都是这个老兵给的……

    日本人死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,教官队这边死了两个,伤了两个。

    方教官的一条手臂,被倭刀卷走了。他刚找到了一个日本人换手持刀的机会,冒险挺身斩向它的腰后,却不想,日本人回转的速度会这么快……

    与普通日本人战斗的思维和行动习惯不同,这些日本人有反习惯动作,这也是这场战斗最大的“陷阱”之一。

    说明,这回出动的日本人是精锐。

    面对日军的精锐,李安他们没有退路,依然必须踏进去,去战斗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只是游斗,而不保持攻势,制造出足够重的破坏,那么……当日本人要走,不论是向前去追新兵还是向后去找山上的曹宁报仇,他们都是留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老方!”李安见到方教官失去手臂的这一幕,连忙冲过来,双膝贴地滑行同时双刀架起,拼死,为对方挡住倭刀后续的攻势。

    他给方教官争取了逃生的空间。

    但是,丢了一条手臂的方教官没退,反而俯身横跃,捡起一把刀,翻身一刀扎进日本人的膝弯。

    这也是日本人的弱点,那地方有空隙,因为要方便行走活动,所以那地方有很窄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空间只有高手才能刺进。

    由于李安驾住了日本人的刀,所以日本人不能防守膝弯。

    这对于方教官来说,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退了,下一刻,疼痛感就会袭来。他的手就不能握刀了。

    这时,日本人击退了李安。

    抽出了机会……日本人反抽倭刀,将方教官钉在地上……但是方教官用最后的意识和仅剩的一条手臂,捅了日本人膝弯同个位置第二刀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他看向李安,最后说。

    “走好!”李安冲上去,对着支持不住的要倒下的日本人的脖子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很准很重,这个日本人的头滚向了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刚好方教官在闭上眼睛时,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笑了,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战场的画面,曹宁看了一眼,就强行拧了回来,他止不住泪水。

    刘萌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这朱的脸上流着两条水线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