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试探(1/2)

    其实,在上一世,曹宁曾做苏州呆过一段时间,就是在日伪机关工作时,派驻在苏州。

    所以说,苏州对曹宁不陌生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世,曹宁从来没来过苏州,那么,他就要象一个刚来苏州的外地人一样。

    很多人初到苏州,对这里的每一条小巷,都饱含历史的熏陶,文化的底蕴充分暴露出城市的热情,古朴,低调。

    特别是苏州的女人。

    苏州人的美,总有一种内在的沉淀。亭亭玉立,不施粉黛,娥眉轻蹙,丹唇轻启之间自有一番别样的妖娆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时间,曹宁沉浸在苏州的景色之中。

    拙政园,水过桥头绕楼阁,人在亭台水中央。多走一步,景色焕然一新。少看一眼,已是过眼云烟。水,亭,楼,桥,处处新奇,复杂的缠绕,让人不得不去发现她的巧妙,居然找不到一处相同。漫步园中,每条路都是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狮子林,雄狮稳坐山上山,奇山怪石洞中洞。穿来穿去,不知身在何处,干脆放弃,随着洞中的蜿蜒,亮光之处,怪石嶙嶙,千姿百态,灵性十足。窗洞的巧妙,在于背后的景色,摇曳的翠竹,奇怪的山石,苍老的树藤,每一处都宛如一幅风景画。

    寒山寺,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,张继的《枫桥夜泊,刻画在古寺的每个角落,穿越几百年后的夜晚,客船依然等待着曾经的故事。虎丘山,袅袅云烟听竹声,涓涓流水化墨香。走在虎丘山上,让人难以停住脚步,别院,古塔,书轩,茶舍,竹林,每一处的精彩,都需要镜头的定格,古人的淡泊,带来的却是今人难得的清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景色,还有美食。

    糖粥的软糯香甜让人难忘。苏州的糖粥是颇有名气的,加了赤砂糖的糯米粥先盛入碗中,表面撒一层红色豆沙,有红云盖白雪之美。吃时拌匀,入口热、甜、香、糯。

    棒棒鸡、蟹壳黄、小馄饨、酒酿饼、鱼味春卷……

    还有苏州的美女,让曹宁双眼冒光……

    在曹宁玩的不易乐乎的时候,在樱花商社的社长办公室,田中十二正听汇报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同他联系?”

    “没有!他就是一个外乡人,来苏州游玩,谁会去理会一个外乡人。我们一直盯着他,没有发现他有联络人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田中十二相信自已的手下,跟踪是他们的强项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曹宁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知道,曹宁现在就是一根无根的浮萍,他本来就没有组织,也没有人去联系,田中十二的安排注定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第五天,田中十二让人将曹宁带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田中又问了曹宁一些在野狼的情况,并再一次询问了林城曹伏击的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在林城,只有具尸体回到了野狼基地。除了你以外,73小队的队长洪涛没有事吗?”田中问。

    曹宁摇了摇头:“当时遇袭,队长通知我们分队突围,将这个情况带出外界。所以,我在他们的掩护下,率先向河边逃。对于有谁死了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,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田中:“他没有让你们回野狼告状吗?”

    曹宁惨笑道:“行动任务是野狼作战处安排的,行动路线也只有野狼高层知道。伏击我们的人是国军的主力,这一切都说明了,野狼高层想要我们死。回去野狼?送死!”

    田中递给曹宁一支香烟:“你认为是野狼高层要灭你们?他们为什么要灭你们?”

    曹宁点上烟:“也可能是我的事,也可能是洪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得罪的人叫黄蜂,他的叔叔是野狼的作战处长。在南京,他家还有人当大官。洪涛得罪的人是军团的一位少将,那少将的弟弟与洪涛争女人,结果那人失踪了。他们认为是洪涛杀的。”

    曹宁没有说野狼怀疑洪涛是共党的事。这件事应是高度秘密,田中他们应该不清楚。

    就是田中十二清楚,曹宁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与共产党关系密切?田中十二那还不看曹宁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果然,田中十二相信了。不是他相信,而是日本方面的暗子传回的消息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眼过的野狼,军团长发了火。整个军团的人都知道,曹宁随73小队出任务,被国军一个团伏杀。

    那具尸体就是证据。

    为此,军团长骂人了。命令抓了黄世仁。

    可是,第二天,南京军委会来人,与军团长谈话后,黄世仁依然留在了野狼军团,继续当作战处长。

    军团长又怎么样?没有人家后台大。

    对于失踪的洪涛与曹宁,人们都很同情。

    但是同情也没有用,毕竟他们已经十几天没有回野狼了,不回来,就是叛逃。所以,曹宁与洪涛已被野狼通缉。

    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